????面对周琼秀刻意的“阴阳怪气”,敖战丝毫不放在心里。

????对现在的他来说,只要是对他家阿茵好的,清一色被划分在了好人行列。

????虽说吹稀饭啥的就是件小得不能再小的事儿,但敖战却还是做得很认真,直到确定温度适中不会把人烫到后才端着碗进屋。

????俗话说“病来如山倒”,林茵平时很少头疼脑热,昨天又是下水又是挨打睡地板的。

????今天又没闲着,别说身为小姑娘的她了,就是大老爷们儿也不见得能这么折腾。

????半下午那会儿的温度来得猝不及防,她整个人一下子就垮了。

????敖战进去的时候就见她蹙着眉不安地翻着。

????敖战一看立马就紧张了,赶紧着过去把碗放下去探她的额头,“怎么了阿茵?还有哪不舒服?”

????触手的温度没有下午来得烫了,但还是有些高。

????林茵发烧难受,敖战的手带着些许的凉意,可能是敖战手上的温度让她很舒服,以至于他的手才一放上去就被烧迷糊的人一把抓住了。

????“嗯……”林茵抓着他的手,用烫烫的脸颊在他掌心上蹭。

????敖战的心一紧,整个人僵在了那,看着那张因发烧而泛红的脸,大气都不敢出一声。

????从昨晚到现在,这人一直没怎么给他好脸色,虽说她在尽量掩饰她的心思,但对熟悉她的他来说却还是看得出来她对他的排斥。

????虽然目前原因还不清楚,但像这样的亲近对敖战来说却是让他振奋和喜悦的。

????他都八年没有好好看她了,之前的视频每次都是草草了事,像这样的亲近和触碰……

????呸,不对不对!

????敖战在心里狠狠给了自己一巴掌,心说这会儿哪是想这事的时候,阿茵还烧着呢!

????想着,敖战便压住心底的雀跃动作很轻地在床边落座,试着把手抽出来,“阿茵,起来吃饭了。”

????可惜他的力道太轻,迷糊中的林茵对他掌心的凉意又格外执着,以至于他这句话根本没起到作用。

????虽说就这么被她抓着手感觉的确不错,但为了她的身体,敖战不得不忍痛使劲把手抽出来。

????也许是舒服的感觉没了,他这么一抽,她直接睁开了眼,“热……”

????软软的声音夹杂着一丝沙哑,听着像是无意识的撒娇。

????尤其那双迷蒙的眼,再加上通红的双颊,可以说要多娇软有多娇软,跟白天正常时候的她相比简直就是翻天覆地的变化。

????早已知情事的敖战一看她这模样,喉咙立马就紧了,连带着他也跟着热了起来。

????在他的记忆里,这样的林茵是绝对没有出现过的,即使在他们第一次的时候,她也没有表现出一丝的不适,不管怎么样都顺着,忍着。

????原来,她也会有这样的一面……

????意识到自己的变化,敖战暗骂了一声后拿起床边的蒲扇给她扇,边给她理头发,“起来吃点东西,一会儿我给你扇凉快。”

????林茵扯着领口,嘴里哼哼,没回答他。

????敖战看得心里发软,便换到床头那边坐,放了蒲扇把人给扶起来。

????这时候的林茵没有醒着时的距离感和防备,加上发烧浑身发软,就像个听话的孩子,乖巧地任由敖战半搂着她。

????有了昨晚把人差点抱摔倒的经历后,敖战这次就格外注意,用这副压根儿不成熟的身体卯足了劲儿。

????林茵软绵绵地靠在他肩上,迷糊中的她没有意识到自己这会儿正在做什么。

????少年熟悉的气息让她无意识地想靠近,她以为在做梦,从昨晚到现在的一切都是梦。

????梦里,他不再对她发脾气,也不是在利用她,而是真的在对她好。

????然而越是这样的意识,林茵的心里就越像被一只无形的大手捏得紧紧的。

????是了,这都是梦啊。

????那个人怎么可能对她这么温柔,他只是为了让她带他出去才这样的。

????想着,林茵心里升起一股悲凉,抬头迷糊间看着少年白皙的脸不禁勾起一丝自嘲的笑。

????敖战正准备侧身从旁边柜子上把粥端过来,没注意到林茵的表情变化。

????谁知没等他扭头,这丫头竟然猛地一巴掌打到他脸上??

????“啪!”

????虽算不得重,但胜在屋子里安静,响声清脆。

????这一巴掌下去,敖战差点就这么条件反射地跳起来骂人了。

????当然,这并不是因为他要对林茵发脾气,而是因为他本身脾气就不好,不管对谁,这几乎已经是他的本能了。

????然而当他低头对上那双不知是因为发烧还是别的原因而泛着泪光的眸子时他才猛然意识到自己差点做了什么,心里猛地就是一紧。

????同时,有点懵。

????“嘻嘻……”

????烧糊涂了的林茵当这是在梦里,那只作怪的手给完巴掌后就一直放在少年那张白脸上揉搓,还跟喝醉了似的傻笑。

????“这不是挺乖的么……”她一边揉搓着敖战的脸一边靠在他肩头仰头瞅他,嘴里嘟囔着。

????“你也就这个时候听话了,平时都不听话,老……老跟我生气,讨厌死了……”

????敖战起初被这一巴掌打得懵了,还心想这丫头都烧成这样了居然还有打人的力气。

????然林茵说的这些话却让他哭笑不得,笑得是这丫头发烧的症状竟然跟喝了假酒有得一拼。

????而想哭的则是,她跟他说心里话了。

????想他四岁的时候就跟她生活在一起,除去中间空白的八年,到死为止一起生活了23年,可以说他们从来没有好好聊过一次,更别说心里话什么的了。

????她一向懂事体贴,即使有事也从来都只会憋在心里,而他,则是因为那所谓的“面子”和“自尊心”吧。

????“你知不知道……”

????少年软糯糯的声音拉回他的思绪,被揉搓的地方隐隐作痛。

????不过敖战没有把她的手拿开,只抓着她纤细的手腕,垂眸低声道:“嗯?阿茵想让我知道什么?”

????林茵瘪嘴,自认为用足了劲儿在他脸上狠揪了一把。

????“真想打你,人不大,老……老摆着一张臭脸,烦死了,笑……给我笑……”

????虽说在人生病的时候笑着实不厚道,但敖战是真的又心疼又想笑。

????尽管这样的阿茵看着着实想让人一口把她吃了,但情况特殊,敖战就算再想多看看她这副模样,也只能暂时把这念头放到一边。

????“好,我笑,”他抓住那只作怪的小手,放在唇边亲了亲,异常高的温度与他唇上的温度能明显感觉到差距。

????“听你的,以后都听你的,”他不顾林茵那小小的挣扎将她的手用另一只手抓住,“所以现在你要赶快好起来,乖。”

????林茵恍恍惚惚的,想再说几句话反驳他,却因为体力不支说不上话,只动了动唇,像是在抱怨什么。

????敖战不禁叹出小口气,侧头在她额上印下一个羽翼般的吻,继而稍稍侧身把稀饭端过来一口一口地喂她吃。

????不知是他的安抚起作用了,还是林茵真的饿了,敖战喂她的时候她表现得格外乖巧。

????老式的屋子里散发着一股泥土的气味,潮湿灼热的空气中使两人的皮肤上也黏糊糊的。

????但难得这么默契的,谁都没有挪开,任由彼此皮肤上的潮湿黏着在一起。

????“乖,张嘴。”

????“不可以睡,把嘴巴里的吞下去。”

????“再一口,这一口吃了就不吃了。”

????“阿茵真听话。”

????“……”

????来看林茵情况顺便过来喊敖战吃饭的周琼秀才走到门口就听到里头传来的尽是敖战的声音。

????她几乎立马就把步子停下了,掀开帘子一看,周琼秀震惊了。

????她的个玉皇大帝王母娘娘,这……这这这还是那个动不动就给人脸色看的小兔崽子么?!

????他……他他他,这个大少爷,居然会哄人?!

????不过,他俩这姿势……

????“站这儿干啥?”

????周琼秀真琢磨着,从身后响起的她家男人的声音吓得她差点叫出来。

????里头的敖战自然也晓得外头有人了。

????然而他丝毫没有“做贼”的心虚,只朝这边看了一眼后便在把最后一口饭给林茵喂到嘴里后神情淡然地放下了碗。

????“你是鬼啊!走路一点儿声都没!”周琼秀在外吓得直拍心口,挥起拳头对着刘贵仁的胸口就是一拳。

????这一拳对刘贵仁来说不痛不痒的,他说:“咋就没声儿了,我刚不一直在喊你么。”

????说着,便看向屋内,“茵子啥情况,好点了没?”

????敖战朝他们这边看过来,本来想把林茵放下后就起来的,却没想到烧糊涂的林茵抓着他的老干部背心不放。

????没办法,他只能就这么顺着她,一边看着刘贵仁他们,说:“不怎么好。”

????周琼秀这会儿自然也顾不上这两人俩的距离问题了,担心地进屋看了林茵一遍。

????“要过会儿再不行的话,只能去镇上了。”

????镇子离他们这还是有一定距离的,走路的话单程就得差不多一天,要是有个拖拉机或牛车啥的倒是能快点儿。

????就是怕撑不到他们到,这丫头就把脑子给烧坏了。

????敖战表情凝重,看了看闭着眼不怎么安稳的人,到底是狠着心把那只小手给拽了下来。

????“就这样吧,一会儿吃完饭看看,不行就去镇上。”

????说完,端了柜子上的空碗往外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