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暗潮湿的出租屋内,空气中漂浮着一股淡淡的霉味,夜幕降临,房间渐渐被昏暗包裹。

????“咳……咳咳……”

????林茵艰难地从潮湿的床上支起身子,伸出皮包骨的手臂。

????她想去够床头的台灯开关,但已经好几天没怎么吃过饭的身体支撑不了她做这样的动作,脑袋一沉,整个人往床下栽去。

????“砰!”

????她人从床上滚下来,牵动了近乎溃烂的下半身,本以为早已干涸的眼睛因疼痛又有了湿意。

????半个身子还拖在床上,林茵想用胳膊撑着地面起来。

????然而就是这么一个简单的动作,对她来说却耗尽了她所有的力气。

????路灯亮了,林茵抬起朦胧的泪眼看向不算大的窗户,恍惚中仿佛看到了那张熟悉的脸。

????阿战……

????这时,门外响起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老式的房子隔音效果差,能辨别出那是皮鞋落地的声音。

????未等林茵反应,出租屋的门就被人从外面打开了,走廊里的灯从门口照进来。

????突然的见光让林茵不适地眯了眯眼,门口那抹高大的影子让她蹙起了眉头。

????“啪”

????开关声落下,整个房间明亮起来,林茵反射性抬手遮眼,岂料手肘却因此失力导致没了支撑的下半身也往下滑。

????就在她心中一惊准备承受疼痛时,皮鞋落地的声音再次响起,枯瘦的胳膊被两只铁钳似的大掌抓得紧紧的。

????林茵吃痛皱眉,浑浑噩噩的脑子在这一刻开始清明,本想说会是谁这么随便进她的屋子,却在抬眼看清来人的脸后如遭雷击地愣在了那。

????男人面容白皙轮廓硬朗,浓黑的剑眉下一双如潭般深邃的凤眸,高挺的鼻梁下微薄的唇抿成一条线,耳下微微跳动的鄂骨显示出他的忍耐和怒意,两道凌厉的视线如两把冰冷锋利的小刀。

????只一眼,便将林茵的心脏扎得血淋淋的。

????“阿……阿……”

????许久不曾进水的喉咙,此刻才一开口便沙哑得连一个完整的音节都发不出来。

????林茵不敢相信,自己等了八年的人竟然会再次出现在她面前。

????别人说了,他在国外已经结婚了,所以这么多年才一直没回来也没联系她。

????翕了翕皴裂的唇,林茵颤抖着手想去摸男人的脸。

????这时,男人开口了:“所以那些年,你给我的生活费和学费,都是你出去卖赚来的?”

????他的语气很淡,跟他以往的暴躁完全不同,仿佛在跟一个陌生人聊无关紧要的话一样。

????林茵的手僵在空中,满心的激荡因这句话极速褪去,如坠冰窖。

????敖战咬紧牙关,掌心所触碰的干枯让他的心滴血,瞳孔中映照出女人的下半身。

????红斑、水疱,从被长裙睡衣堪堪遮住的部位一直蔓延到大腿,怵目惊心。

????八年未归,他从不知道回来看到的竟是这样的她。

????林茵的手动了,却不受控制地颤抖,甚至整个身子都开始抖起来。

????泛起的泪朦胧了林茵的双眼,男人的样貌也变得模糊,她颤抖着唇,哑声道:“你……你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

????敖战一咬牙,漆黑的瞳里不再掩饰怒意,抓着林茵胳膊的手也加大了力道,仿佛下一刻就能把那两根骨头捏碎。

????“林茵,你骗得我好苦!”

????他“腾”地起身,猛地将林茵甩到床上,近一米九的身高只站在那就给人一种无形的压迫。

????林茵体力不支,被他这么一摔眼前阵阵发黑,好一会儿后才缓过气来。

????恍惚间,她看到了站在门口的房东和另一个她不认识的男人。

????这一刻,林茵心里好多好多疑问,想问他为什么一声不吭就结婚了?

????为什么明明说好的会娶她,后来却连一次电话都没给她?

????现在又为什么会找到这里来,又是从谁那听说那些事的?

????可男人并没有给她发声的机会,他赤红着一双眼瞪她,咬牙切齿。

????那模样,就好像恨不得将她生吞活剥。

????“洗碗工、服务员、学徒、保洁、卖衣服鞋子!”

????敖战细数,双目赤红地咆哮,“从头到尾你都在骗我!你让我拿着你卖来的脏钱念书,吃你卖来的脏钱买的东西,林茵,知道我现在什么感觉吗?我恶心,恶心!”

????“咚咚”两声,他把胸膛捶得闷响,一颗心因女人身上的红斑水疱鲜血淋淋。

????林茵被他一口一个“卖”伤得体无完肤,一直包裹着她的盔甲在这一刻土崩瓦解。

????“阿战,我不是……我……”

????她想说她不是自愿的,想说她不是那种人,可事到如今,她这一身的溃烂成了铁证。

????她在他19岁那年把自己的第一次给了他,从此万劫不复。

????可她不甘啊,骨瘦如柴的手颤巍巍地朝男人伸去,却被他一巴掌狠狠拍落。

????敖战怒极反笑,“也是,你已经不是第一次骗我了,口口声声说爱我,却在床上跟别的男人睡,林茵,你真爱我,真是爱惨了我!”

????“不是……不是的阿战……”林茵哑声哭喊,却没办法阻止盛怒中的男人。

????敖战深吸一口气,在头上狂抓了几把,硬憋着泪看着虚弱的女人,恶狠狠地道:“我的心在你这成了狗屎!我是见了鬼了才觉得他们在骗我,林茵,你让我想吐!”

????不对,林茵,我爱你,我那么爱你,你为什么……

????“从今天起,”敖战咬牙哽咽,怒道:“你林茵跟我敖战半毛钱关系都没有!你要跟多少男人上床都是你的事!你跟他们睡到死我都不会管!”

????说完,他没给女人说话的机会,跟之前很多次吵架一样扭头就走。

????这个人什么都会,就是不识路,走到哪都能迷路,而林茵能很轻易地找到他。

????可这回,离去的高大背影让林茵内心升起无限的恐慌。

????“阿战,阿战你听我说,我不是,我是因为……”

????“砰!”

????摔门声和她从床上掉下来的声音同时响起,明亮的光充斥着整个房间,但黑暗却在林茵的眼前和心底无限扩大。

????她的下巴狠狠蹭到地上,林茵仿佛听到了骨头断裂的声音。

????从脖子上传来的痛意让她几度昏迷,仅剩的一丝力气因这一喊一摔消失殆尽,虚弱的身体没能再爬起来。

????林茵望着紧闭的门,心底被剜了一个窟窿,血淋淋空荡荡的疼。

????不是的……

????我承认自己很脏,可我给你的时候却很干净,我爱你的心也很干净,我不是故意要跟他们的,是因为……

????忽然,灯好像又被谁关了。

????屋外的声音也消失了,林茵感到前所未有的安静,黑暗中,她似乎看到了自己朝他离开的方向伸出的,颤抖的手。

????阿战,别跑太远,这次迷路了,我就找不到你了……

????“四爷,要回去吗?”

????助理秦封坐上驾驶座,扭头看向边上暴躁得直抓头发的男人。

????敖战扭头瞋目切齿地瞪他,“回什么回!给荣韶成打电话让他马上过来!治不好林茵,老子断了他的命根子!”

????秦封有点不确定,“您……不是说跟那个女人半毛钱关系都没有了么?”

????话刚说完,秦封就感觉车内空气骤降,男人的一双美目中似结了一层冰。

????秦封后背一凉,拿出手机就要给这位爷指定的医生打电话。

????这时,敖战的手机响了。

????他现在正在盛怒中,原本不想接任何电话的,可当他看到那似曾相识的尾号时眯了眯眸,脸色阴沉地接了电话。

????电话刚一接起,他还没来得及说话,那头就传来女人急切的声音。

????“敖战!你听我说,林茵的病不是因为乱来才得的,是有人给她注射了……啊——”

????尖叫声响,女人的声音戛然而止。

????敖战心中一凝,淡色的唇抿成一条线,看着已经被挂断的电话,敖战当即推开车门,不顾秦封在身后的喊叫头也不回地冲向林茵的出租屋。

????可当他推开出租屋门看到瘫倒在地上的林茵时,他的心都凉了,“林茵……”

????“砰”

????不算大的声音阻止了敖战迈开的脚步,从后脑传来的剧痛让他身形一个踉跄。

????消音枪……

????他抬手,捂住血流不止的后脑,踉跄着身子想转身看是谁在背后暗算。

????可连续几声落下,他的后背又中了好几枪,腰上被人狠狠蹬了一脚,整个身体狠狠扑倒在地,跟倒下的林茵隔了大概一米。

????身后的门被人关上,敖战的意识迅速模糊,就连眼前那熟悉的脸也开始模糊不清。

????“林茵……”

????敖战呼吸急促,颤抖着手去够趴在那一动不动的女人,“我……我回来了,林茵,我……我带你去治病,治好了我们……我们就……”

????一点、再一点……

????他伸长手去够他爱的女人,却在即将触碰到她时眼前发黑。

????不……

????他还没向她道歉,还没把他自己设计的戒指套在她手上,他们约定好的,以后他会挣很多钱养她。

????跟其他男人上过床没关系,得了这个病也没关系。

????他能治好她,以后就不需要她那么辛苦赚钱了。

????他刚才说的都是气话,他要给她治病,他要……

????只可惜,他的手终究没有碰到她的脸。

????最后一刻,晶莹的泪从那双赤红的眸中滑落,潮湿的出租屋内弥漫开一股浓郁的血腥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