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自己去见就好,干嘛要拉着我?”

????秦兰舟想都没想,就拍掉他的手,毫不留情地怼道。

????“对方可是个中德混血帅哥,你不去确定不会后悔?”

????宋锦瑜见她丝毫不感兴趣,于是以色诱之。

????“切!帅哥又不是没见过!”

????没想到,秦兰舟压根不为所动。

????“对方不单单是帅哥,而且是小有名气的珠宝设计师,你真的不见?”

????宋锦瑜只好开动脑筋,稍稍加大了筹码。

????秦兰舟原本拔腿想走,听他这么一说,脚步顿时停顿,嘴上却依旧逞强:

????“珠宝设计师这几天就见过不少,没什么了不起的。”

????“他不单单是珠宝设计师,而且自诩甚高,认为咱们国内的设计师,连他们的一根手指头都比不过——”

????宋锦瑜见她心思略略松动,于是为了达成目的,默默添油加醋了一把。

????没想到,这一句话一出口果然给力,秦兰舟当即怒目圆睁:

????“什么?那走吧,这必须得会会——”

????宋锦瑜这一记激将法果然给力,秦兰舟当即答应,两人很快辞别考察团其他成员,坐上了出租车。

????身处在人生地不熟的德国,秦兰舟也就只敢在宋锦瑜面前张牙舞爪,真出了门,还是乖得像个宝宝,任由宋锦瑜引领。

????宋锦瑜对于弗莱堡熟悉得如同自己的家,车一边开着,他一边向秦兰舟介绍这街边的建筑物,不一会儿,出租车便在弗莱堡的一处百年珠宝店门口停了下来。

????两人下了车,宋锦瑜带着秦兰舟往那家正在营业的珠宝店走了过去。

????“不是说带我见朋友吗?怎么成了逛珠宝店?”

????秦兰舟诧异地问道。

????“亚当的祖母是华裔,她当年可是欧洲首屈一指的珠宝设计师,这家琼斯百年珠宝店就是他们家的。”

????宋锦瑜挑了挑眉,向秦兰舟介绍道。

????秦兰舟一听这家珠宝店已经屹立百年,顿时便来了兴致,于是立刻踏入了珠宝店内。

????此时刚刚华灯初上,正是店内营业的黄金时期,店里聚集了金发碧眼好些顾客,男女老少都有。

????秦兰舟一进门便光顾着浏览柜台里的珠宝和这店里的陈设,压根没注意到宋锦瑜已经和一个年轻人激动地拥抱在了一起。

????“亚当,几年没见,我发现你没我man了。”

????“谁说的,我可比你man多了。”

????两个人像世间所有的好哥们重逢一般,热情地拥抱了一下后,又互相锤了对方一拳,随后很快开启互损模式。

????秦兰舟原本的注意力都在店里的珠宝尤其是金饰上,冷不丁听到一个歪果仁怪腔怪调的普通话。

????她好奇地扭过头去,结果一眼便看到一个高高帅帅的中德混血帅哥和宋锦瑜双双站在那里。

????宋锦瑜见秦兰舟回过头来,于是指着秦兰舟对亚当说:

????“亚当,这位就是我和你说的秦兰舟小姐,我们国内首屈一指的金饰设计师。”

????宋锦瑜自豪地嘴角上扬,忍不住吹了一波彩虹屁。

????“原来你就是秦兰舟小姐,百闻不如一见,幸会幸会。”

????亚当看到秦兰舟的瞬间先是震惊了几秒,紧接着,他立刻友好地伸出手去。

????秦兰舟注意到亚当褐色的头发和深褐色的眼睛,的确有些许黄种人的特征,但他的五官立体而深邃,皮肤极其白皙,总体给人的感觉还是一枚妥妥的歪果仁。

????“你好,没想到,你会说中文——”

????“当然会,我祖母就是中国人,我很喜欢中国,见到你真是太高兴了!”

????亚当笑着和秦兰舟握手后开心地说道,虽然普通话不是很标准,但奇特的发音听着很有萌感,使得向来见到男人就面瘫的秦兰舟,笑容破天荒绽放开来。

????不过,听他的语气,没有宋锦瑜所说的那么傲慢,反倒很亲和是肿么回事。

????秦兰舟心里纳了个闷,于是笑着说道:

????“我也很高兴见到你,听说你是德国着名的珠宝设计师?”

????“不着名不着名,我是沾家里的光,这家珠宝店是我家的,我自己另外在经营一家珠宝公司。我一直希望能有机会和中国设计师多多交流,我们先去吃饭,边走边说。”

????亚当笑着伸手恭迎道,示意秦兰舟和宋锦瑜一起往外走去。

????秦兰舟没想到他如此健谈,而且态度十分友善,一时明白宋锦瑜之前根本就是诳自己,于是暗戳戳给了宋锦瑜一个白眼。

????宋锦瑜于是笑笑,他和亚当一左一右走在秦兰舟的两侧,三个人一行来到了珠宝店附近的一处西餐厅里。

????三人一同在包厢里就坐后,宋锦瑜便得瑟地扬了扬眉毛说:

????“亚当,你不是总说我们国内没有像样的设计师,今天你算心服口服了吧?”

????亚当先是看了秦兰舟一眼,随后重重地点了点头说:

????“秦兰舟女士的确很有设计师的气质,不知道能够赏脸让我看一眼您的大作?”

????真正的设计师就如同艺术家一般,对于自己的行业始终保持着狂热之心。

????所以,亚当迫不及待想要欣赏秦兰舟的大作,可是偏偏秦兰舟这一次出国匆忙,她并没有携带什么资料在身。

????万幸她手上那只古法黄金蛇形手镯还在,于是她果断褪下手镯,递到亚当的手里说:

????“这只手镯,就是我自己做的,用的是我们传承几千年的古法细金工艺。”

????秦兰舟在向这枚歪果仁提及“古法细金工艺”,嘴角忍不住自豪地微微上扬。

????“天啊,这是您手工制作的?太不可思议了——”

????亚当把手镯接过去细细研究起来,手镯的色泽、纹理和设计都很精巧,让亚当赞不绝口。

????宋锦瑜见亚当惊叹连连,他有心想要在亚当面前得瑟一番,于是掏出手机,把自己手机里的那几张照片翻出来,递到亚当的面前说:

????“这就是秦兰舟女士此次的获奖作品凤求凰,不过照片看不出什么,若看到实物,你会更加惊叹的。”

????亚当闻言接过手机后,把每一张照片都放大细细研究,他的眼睛里流露出极其明亮的光芒,那光芒就像是掘金者突然淘到真金一般。

????秦兰舟从未觉得自己的作品有什么过人之处,没想到,却让亚当如此惊叹,一时忍不住在心里小小地为自己骄傲了一下。

????宋锦瑜得意地给了秦兰舟一个胜利的眼神,秦兰舟于是也眨了下眼,得瑟地回敬了他一下。

????这些天他们不断被外国设计师的大作给惊艳到,此刻同为国人的他们两,有一种略略为祖国扳回一局的荣耀感。

????歪果仁的用词向来夸张,亚当足足用了十几个感叹词之后,才终于恋恋不舍地把手机还给了宋锦瑜。

????“我从未想过,黄金如此亮丽的材料能被处理得如此高级。秦兰舟女士,你真让我感到佩服。”

????亚当看完后,由衷地给出了很高的评价。

????“这就是古法细金工艺的美妙,在我们国内,这种超凡脱俗的工艺还有很多。小子,以后莫要在我面前狂妄——”

????宋锦瑜见秦兰舟的大作已经征服了亚当,于是得意地伸手揽着亚当的肩膀,笑呵呵地说道。

????“的确是精美非常,让我有一种想去参观考察您工作室的冲动。对了,如果我记得没错,我奶奶的祖先就是你们古代所说的打金师,奶奶说在清朝时候,他们家还开过一家很大的黄金工坊。”

????亚当一边感慨,一边说起他祖母的过去。

????秦兰舟听他这么一说,瞬间变得激动起来:

????“是吗?我祖先在清朝时期也开过一家规模很大的黄金工坊,名字也叫墨兰工坊。不仅如此,我的老祖先还是古时宫廷里的顶级黄金匠师,到我爸爸这一代,已经是第十五代传人。”

????类似的经历,让秦兰舟忍不住分享道。

????秦兰舟这么一说,别说是亚当,连宋锦瑜都大吃了一惊。

????宋锦瑜从不知道,原来秦兰舟不仅仅是细金工艺师,而且她家竟也是世世代代从事这一行当,历史已经有数百年之久。

????“是吗?秦兰舟女士,真没想到我们如此有缘。”

????亚当那双深褐色的眼睛,一时间更是大放异彩。

????“大家都是同行,就不用这么客气了,叫我兰舟就好。”

????秦兰舟一时也喜不自胜,这种感觉,甚至有些类似“他乡遇故知”的喜悦。

????因为有同样的渊源,两个人顿时拉近了距离,亚当说起他祖母老家的往事,秦兰舟也说起自己祖上的一些光荣事迹。

????两个人越聊越投机,不知不觉间,宋锦瑜被自动过滤成空气。

????宋锦瑜一开始还在满心地为秦兰舟感觉到自豪和骄傲,可随着对话的进展,他越听越觉得似乎哪儿不太对劲,当他渐渐发觉自己几次想要插话都无缝可钻的那一刻,他猛地望向了自己身边的亚当……

????只见亚当目光全神贯注地看着秦兰舟,两个人不停热聊,时不时还打着手势,而更诡异的是,秦兰舟的脸上竟洋溢出从未在他面前展露出来的灿烂笑容,两个人的眼睛里均焕发出璀璨的光芒,俨然已经忘记身边还有他的存在。

????自己好不容易才和秦兰舟建立出一点儿革命好感,所以才迫不及待把她带到亚当面前来炫耀,难不成如今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敏锐如宋锦瑜,瞬间嗅到了一丝危机的味道,可这时候,他们二人的聊天氛围已经达到了高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