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摔倒在地时,她清晰感觉到宋锦瑜的大手触摸到她腰部的皮肤,那种触电般的酥麻感,让从未与异性接触过的她心有余悸。

????回到工作室里,她的脸好一会儿脸还发着烫。

????正在她恍惚之际,司徒墨拿着一枚样式很古老的黄金戒指,从他的工作室里走了过来:

????“怼怼,韩大妈的戒指变形了,你帮她修一修。”

????司徒墨的话,让秦兰舟瞬间从恍惚中回过神来。

????“哦,好的,你放这里,我这就给她弄。”

????秦兰舟慌忙抬起头,冲着司徒墨甜甜一笑。

????“脸这么红,身体不舒服?”

????司徒墨不明就里,伸出手背在秦兰舟的额头上探了探。

????他触碰到秦兰舟的额头冰凉冰凉的,让秦兰舟悸动的心迅速冷却,她连忙加以掩饰:

????“没有,是天太热了。”

????她不想让司徒墨看出她此刻的尴尬,于是拿着戒指慌忙转身。

????从工作的案台上拿起一根一头大、一头小的木制工具后,她把戒指套在工具上,用小锤绕着戒指的边缘开始敲打起来。

????她刻意的闪躲让司徒墨微微有些诧异,不过他并未深究,转身便回到了自己的工作室里,继续忙活起来。

????象征性擦了一圈柜台后,宋锦瑜来到秦兰舟工作室的门口。

????他没有上前打扰,只是抱着双手静静注视着她忙碌的样子。

????他还不懂他们打金的工序,但此起彼伏的敲打声音,清晰得传入他的耳朵里。

????这声音有些刺耳,长年累月浸在这种声音里,耳膜势必会受到一定的冲击。这样的辛苦,连男人都未必能够熬出头,可秦兰舟却出了师。

????到底是什么力量,让她能坚持到现在的?

????宋锦瑜暗自思忖着,他不自觉朝着门上倚靠。

????谁知道门这时候突然撞到墙壁上,发出了响亮的“哐当”一声。

????突如其来的声响,吓了秦兰舟一大跳。

????被这么一吓,她手上握着的小锤不偏不倚,正好砸在她的大拇指上。

????她瞬间发出一声惊呼,疼得她把手里的锤子和木棒连同金戒指都扔在了地上!

????十指连心,钻心的疼痛让秦兰舟连忙用自己的右手紧箍着左手的拇指。

????她低头一看,发现大拇指指甲边缘被砸碎,周围很快就变得淤青起来。

????“怎么回事?伤到手了?”

????听到秦兰舟的惊呼,宋锦瑜心下意识就慌了,他第一时间奔了过来。

????发现她的手指甲已经有一小块淤青之时,宋锦瑜不管不顾强行地掰开秦兰舟的手,把她那只受伤的手拽过来细细查看。

????要不是他突然发出声响,自己也不可能会因为惊吓而受伤。

????秦兰舟原本很想发火,可是宋锦瑜此刻的表现,紧张又霸道,让她一时失语。

????她的手就这样被宋锦瑜紧紧握在手里,他把她每一个手指都一一查看,当发现只是大拇指有些淤青后,他瞬间松了一口气。

????“应该没有伤到骨头,不过不能大意。先冰敷下,然后我带你去医院看看。”

????尽管是小伤,看到秦兰舟手指淤青,他仍旧有些自责。

????他的手紧紧攥着秦兰舟的手,二话不说便想把她往医院里拽。

????这时候,司徒墨听到动静,掀开帘子走了过来:

????“怼怼,怎么回事?受伤了?”

????看到司徒墨出现的那一刹那,秦兰舟慌忙甩开宋锦瑜的手。

????“师兄,没事,不小心砸到手指。”

????她迅速加以掩饰,随后打开冰箱,从冰箱里取出冰水倒入杯中,二话不说,便把受伤的大拇指扎进了冰水里。

????那快速又果决的动作,让宋锦瑜吃了一惊。

????在他印象里,像秦兰舟这样的漂亮女生,大多都是嗲里嗲气娇滴滴的。

????可秦兰舟把拇指扎进冰水的那一刻,连眼睛都没眨一下。

????“小心一点,让我看看。”

????司徒墨快步走了过来,他声音轻柔似春风般和煦。

????秦兰舟乖乖地把大拇指从冰水中拿出来,她不想师兄担心,于是笑着说:

????“小伤,不碍事的,师兄。”

????司徒墨向来注意和师妹的界限,他只是轻轻捏住秦兰舟的手腕,看了看便立刻放开,随后柔声说:

????“我那儿有云南白药,先敷上,然后包起来。宋先生,你跟我过来。”

????查看了秦兰舟的伤势后,司徒墨温和地怼宋锦瑜说道。

????“好的,师兄,叫我名字或小宋就好。”

????宋锦瑜迅速反应过来,连忙跟着司徒墨去了他的工作室里。

????司徒墨从抽屉里拿出一小瓶云南白药和纱布递到宋锦瑜的手里,宋锦瑜接了过来,便立刻回到秦兰舟的工作室里。

????秦兰舟握着拇指坐在案台旁的高椅上,宋锦瑜走上前去,刚想拽她的手,便被她直接推开。

????“不用你弄,我自己来!”

????她声音很冷,透着一丝不易觉察的委屈。

????以往受伤,司徒墨都是亲自给她上药,怎么今天却偏偏让宋锦瑜来帮忙?